当前位置:主页 > 1997论坛 >

提案回访 从vlogger@蜘蛛猴面包到纪录片导演林文华

发布日期:2021-09-21 21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简介:在恩施咸丰这座小县城,有一个从广州回乡的男人声称要通过拍网络电影带当地人一起赚钱,很快在当地组建了一个小团队负责招商,大家通过人际关系拉来身边的亲朋好友听课介绍赚钱模式,最终筹到几十万顺利开机拍摄。这个男人回到广州制作电影后期的期间,又结识了广州本地一个打着国家安全教育背景的机构,并且签订合作协议,这个机构拿着电影项目继续在广州本地招商。这个男人是否能成功?小镇投资民众能否获得分红?安教机构是否能招到商?一切都是未知数。

  林文华,微博@蜘蛛猴面包,在2020年武汉疫情期间因拍摄系列纪实vlog《武汉日记2020》受到广泛关注。习惯以个人形式进行创作,曾独立拍摄过多部旅行类系列纪录片。

  街道嘈杂,人影晃动。叫卖声伴着近来流行的网红神曲此起彼伏,吸引了不少大爷大妈在一个个摊位前驻足。李旺财操着熟练的恩施话,脸红脖子粗地喊道:“洗碗布,洗碗布,十块钱买一米送一米,多送一点也可以,要不要得?”

  不远处的一座高楼。外墙满是灰尘,不起眼的背后却是别有洞天。墙壁锃明刷亮,白炽灯使屋内瞬间升温。灼杂空气里的灰尘伴着一旁慷慨激昂的声音,炎炎夏日更显狂热。

  “携手惠传媒”五个大字在外兀自闪烁,房间内凹凸不平的黑板上写着一个个天文数字。一群大爷大妈看着这些数字,敬佩地听着。

  依然是李旺财,他摇身一变成了传媒公司的经理,正激情澎湃地宣讲着投资电影的妙处。与此同时,公司老总、“导演”老邢拿出手机,滑动着展示笔笔丰厚的收益。

  “这个一千多万已经赚钱,这个九百多万已经赚钱,这个四百多万已经赚钱!你随便点个日期,没有哪一个不赚钱!”

  受国家政策红利影响,以个人身份进行电影投资活动成为当下的时代新潮,越来越多人加入到影视投资人的行列中。

  但是,电影投资作为投资的一种,有一句放之四海皆准的名言——投资有风险,彩先知论坛网,入市需谨慎。

  现如今,电影投资市场出现大量鱼龙混杂的现象,比如,有的公司打着电影投资的旗号,实际干着欺诈骗钱的勾当,给刚刚兴起的电影投资市场蒙上阴影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:老邢、李旺财等人,线月,历经疫情的武汉刚刚解封。身居武汉的林文华,收到了朋友周星辰的来电。他告诉林文华,他们县城里有这么一帮人,想组织起来去拍网络电影,现在正在当地进行招商募资。周星辰还把公司的招商场景、室内的电影海报等等照片都发给林文华,林文华当时就觉得“很有意思”。

  “因为这件事发生在一座非常小的县城里面,在那里有这么一群人,基本都是农民工出身,招商引资是为了拍电影——我觉得反差就这样出现了。当然,我们也首先想到了这件事情的本质:它是不是有可能存在诈骗行为?这是我的第一反应。”其实,最开始周星辰找林文华一起去拍这个片子时,他的目的也很单纯,就是想揭露骗局。

  周星辰的母亲曾参与过各种平台项目投资。然而,这些投资大多以失败告终。为此,他们家甚至卖掉了一栋房子。有一天,母亲不知从哪又得知一部影片在进行投资招商,她又有点心动。小周当时就很想去弄清楚,让妈妈明白,这一切都是骗局。

  周星辰给林文华分享的信息愈多,林文华对整个事件就愈发感兴趣。2020年5月,他们正式抵达咸丰县城,开启了《小镇追梦人》的拍摄。

  “只要是跟那些数字有关的,他们就会特别的夸夸其谈。比如他们经常告诉别人,他们拍电影的机器成本要好几百万,而收益至少几千万。这对于小镇居民来说,都存在着信息差。”

  利用信息差忽悠当地人来投资他们所谓的“电影”,至于电影是否真能拍成,即使拍成了是否真能挣钱,一切都是未知数。而且,来参加投资宣讲的大多数是中老年人,可能更容易上当受骗。

  “最初,我们的确是带有那种揭露骗局的动机介入的,但是后来随着事情的发展,随着对这些人物的了解深化,整个事件就逐渐呈现出多面性与故事性。”

  经过接触,林文华发现,这群“追梦人”和他们的“追梦故事”是很好的拍摄对象与素材。“他们身上自带一些黑色幽默的成分,而这也决定了我这部片子的基调。”

  但是,“在拍摄的过程之中,我们同他们始终保持了一段距离。”林文华认为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其实只是一个观察者、记录者,没有必要跟他们去维持某种特别的关系。

  对于这部影片的属性,林文华自己给出的定义是,《小镇追梦人》属于观察式纪录片的范畴。在拍摄过程中,林文华和他的团队每天都与拍摄对象们待在一起,从早到晚地进行记录,拍摄了大量素材。“因为无法预测拍摄对象的行动,很多都是靠现场抓拍。”在最初的募资阶段,这家公司虽挂着一个“电影公司”的名号,但其内部实际上没有任何与电影有关联的物品。就在此时,林文华一行人出现了。虽然作为独立纪录片人,林文华并无特别专业完整的配备,但至少带着几台摄影和录音器材。

  这就引发了让人啼笑皆非的情况:来拍摄这群人的林文华团队,居然成为这群人继续招商募资的绝佳证明。他们会向那些前来听讲的潜力股东介绍说,你看,他就是我们的专职摄影师。林文华最终在片名里将他们称为“小镇追梦人”。他认为,以老邢为首的一群人确实是有共同的目标要去完成。他们确实想要拍电影,想要用他们的方式去做一部电影——虽说他们的方式看起来比较不自量力,甚至于有些可笑。

  在这群“小镇追梦人”中,有好几位核心成员都是中年失意的“浪子”,有的尝试过各种小生意,有的也做过投资,有的甚至进过传销,但都以失败告终。他们亟需一次巨大的成功来维系生活、证明自己。

  林文华还有另一个大众更加熟知的身份——微博博主@蜘蛛猴面包。他在武汉疫情期间拍摄和制作了广受关注的《武汉日记》。不过,林文华谦虚地表示,《武汉日记》在网上传播如此之快、收到如此强烈的反响,他也完全没有料想到。

  “《武汉日记》的诞生不是偶然的,但是《武汉日记》在网上大火肯定是偶然的。”林文华的微博@蜘蛛猴面包

  林文华拍出《武汉日记》的确并非偶然,因为他的爱好(甚至习惯)就是记录周遭发生的事情。比如他要去做一次旅行,他都会有习惯去记录这场旅行,用随身带的摄影设备捕捉一些珍贵的瞬间,然后回来剪辑成片,发布到网上,分享自己的小确幸。

  当提到旅行类纪录片的时候,林文华明显兴奋起来。他觉得,这一类的纪录片是可以由自己去完全掌控的。“我们可以自己去做一场旅行,自己去规划自己去调整。”

  而生活不仅小确幸,“不单是旅行题材,我也一直很想试一试社会题材类的纪录片。”

  所以,当2020年武汉疫情发生的时候,林文华立刻就产生了“去记录”的想法。他想记录下在这个事件中,大家是怎么去经历,怎么去克服的;他想记录下在这段时间里,自己看到了什么,感受到了什么。与此同时,他加入了给患者送药、接送医务人员的志愿队伍,在记录事件的同时,也身体力行地参与其中。《小镇追梦人》导演 林文华

  林文华几年前做的是新媒体,“做过新媒体的视频内容,也干过导演、摄影,也算和影像挂点钩,拍了一些很杂的片子,但也还只能算是一个爱好者。”据林文华所说,他其实没有受到过专业、系统的训练,现在也是按照个人化的方式进行拍摄。

  从2007年接触独立纪录片之后,他看了国内外很多独立纪录片,自己也很想去试着做一部纪录片。但由于设备、时间等等原因,最后都没能实现。

  “那个时候我只有一个小dv机。有段时间我一直待在武汉,我就拿着那个小dv到处拍。我当时想找十个不同职业的人进行采访和拍摄。我很想感受不同的职业,感受他们多姿多彩的生活。”

  这一次,很神奇,他拍摄“追梦人”,从旁看着他们狂热追梦,而他自己也在其中慢慢实现自己的梦想:作为一位独立纪录片导演,拍摄社会纪实题材的长片。

  不过,当被问及未来是否有计划成为专业的纪录片人,林文华表示:“其实我并没有把纪录片当成一种职业来做,至于未来怎样也说不准。”当下,他只是想把《小镇追梦人》完成,看看反响;将来是否继续,“还是跟我现在的状态一样,如果遇到了非常合适的机会,那我就去试一试。”

  无论是作为受到关注的vlogger,还是作为一位纪录片新导演,林文华始终认为,年轻人应该保持一种诚实的态度,在拍摄的时候不必持有明显的目的性,“去记录自己真正感兴趣的内容,去做一些自己想要表达的真实的东西,就很好了。”

  两周前,林文华通过微博账号@蜘蛛猴面包 首次公开发布《小镇追梦人》预告片,并且更新微博说:“如果这部片子最终能够顺利出来,或许我的纪录片之路还能走的更长一点。”

  完成了!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做后期工作。我们也有跟拍,看到了这部电影的一些段落。至少最后成片是没什么大问题。

  他们原本打算今年年初上线网络平台,然后与投资人分红。但是这个计划从年初推到了六月份,过了六月份也还没有动静。就目前来看,我觉得上映还是遥遥无期的。我猜测是因为我的主人公还在继续寻找宣发的资金,他还想把它拿去进一步变现。那么您的这部《小镇追梦人》进展如何?

  我也已经完成了拍摄,进入了后期制作阶段。参加GZDOC提案大会之后,我们和大象点映也在尝试沟通合作的可能性。

  《小镇追梦人》这部影片也有这样一个可能性:最终它可能不是以纪录片而是剧情片的形式呈现。总之,敬请期待!